武汉协和医院被感染的14名医护人员已出院
来源:武汉协和医院被感染的14名医护人员已出院发稿时间:2020-03-28 09:19:37


对于日本这样一个老龄化严重的国家来说,新冠肺炎疫情无疑是严峻考验。以往每天白天,东京大都会及各大城市的百货商场可谓“老年人的天下”,他们是购物“主力军”,商场里的咖啡厅、自助餐厅更是被老年人“一霸天下”。现在,不再有“白发如云”,而是“门前冷落车马稀”。

截至3月26日24时,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550人,已解除医学观察6405人,尚有145人正在接受集中医学观察。

在对待老人的问题上,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也因抗疫期间对老年人群体的忽视而招致很多批评。一名父母常居佛罗里达州的美国人对《环球时报》记者直言不讳地说,“德桑蒂斯是一个会杀死老人的混蛋。坦帕(佛州地名——编者注)已有5个孩子检测为阳性了,他还不关闭海滩。佛州60%的人口是老年人,这使他们的生命处于危险中……为了那些放春假的年轻人自由地聚会,却不考虑老人会不会死。再过5~7天,我们将成为意大利!”

意大利:“一代老年人的逝去”

如今,绝大多数地方的入境人员、留学生都是自费隔离,这种隔离属于疫情防控的刚性要求,被隔离人员其实是没有选择权利的,而所谓的价格也缺乏正常的市场博弈。

押金一万元、食宿费580元一天、14天收费8120元……近日,一则“留学生质疑山西某隔离酒店收取高昂费用”的消息,引发舆论关注。

尽管如此,在医院里,老人拉着护士的手说他们不想死,医生护士还是不得不含泪拔掉他们的插管,任凭这些老人在绝望与挣扎中死去。对于如此惨景,意大利很多人称“这是一代老年人的逝去”,还有部分人称之为新冠病毒的“老人清除计划”。

说到底,这不是生意,而是一种合作。当地政府既做出隔离要求,就应该完善后续保障;酒店既来了上门的生意,也应该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入境人员有义务配合政府防疫措施,同时也有权利要求酒店提高服务水平。哪一方打破了这种平衡并因此破坏了“防疫大局”,都是严重的不负责任行为。“军队看到一些完全被遗弃的老人,甚至一些已经死在了床上。”西班牙国防大臣23日描述的疫情惨状令人惊愕。这两天,一位意大利72岁神父将呼吸机让给年轻人后去世的故事,也令人不胜唏嘘。190多个国家和地区沦陷,33亿人遭受封城,而在这场危机中,老人是最脆弱的一个群体,医疗资源的不足更加剧了他们的困境,这在很多国家成为一个极为现实的问题。在那些疫情严重的发达国家,真的到了必须牺牲老年人的程度?《环球时报》驻多国记者记述了疫情冲击下所在国老年人的生存状况。

无独有偶,在另外一则视频中,也有隔离在太原的留学生,曝光当地隔离酒店条件太差,例如酒店床单有破洞污渍、吃的馒头发霉等问题。

据统计,西班牙被感染的病患70%以上为65岁以上的老年人,65%的死亡病例不小于80岁。这意味着大部分医疗资源要花在老年人身上。但在81岁的退休护士玛丽亚看来,救死扶伤是医护的天职,岂有老人可以先死、年轻人得到丰厚医疗资源之理?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即便是医疗资源留给年轻人,你怎么知道这个年轻人一定会对社会有贡献,而不会成为罪犯?退休老人拿国家退休金的确带来养老金的负担,但这是白给的吗?